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互联网平台裁员大潮中「诺亚方舟」是否存在?

发布日期:2022-01-10 17:51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字节跳动、爱奇艺、快手等多个互联网平台传出裁员的消息。这不禁让人担心,传统广播电视人还在行业「寒冬」中挣扎,互联网媒体和文娱行业的「寒冬」又要开始了。而且,根据互联网文娱行业「一窝蜂上,一窝蜂下」的发展特点,恐怕这种规模性、周期性的裁员将会成为常态。#你如何看待互联网平台大裁员#,请在留言区留下你的看法。

  如果想要低成本的窥探某个企业的发展规划,判断企业将会在哪些方向上发力,招聘广告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情报,因为人力资源是不可或缺的投入类型。

  同理,想要判断一个企业业务发展的好坏,哪些业务将不再作为发展重点,也可以通过裁员的规模和方向等情报来进行判断。

  近日,字节跳动、爱奇艺、快手等多家互联网平台传出组织机构调整或裁员的消息。传统广播电视媒体人还在行业「寒冬」中挣扎,互联网文娱行业从业者的「寒冬」也要开始了吗?其背后又折射出哪些行业发展趋势?巨变之下,从业者的「诺亚方舟」是否存在?

  招聘与裁员,本是一个健康的企业必然要进行的人才流动。但与互联网文娱相关的几大平台集中出现规模性裁员现象,就该引起注意了。

  其实不只是文娱平台,反垄断调查等让曾经风光无限的几大互联网平台企业也在今年遭遇了巨大的波折,新的不确定性时代正在形成。

  经过10多年「蒙头突进式」的发展之后,互联网文娱平台开始「过冬」,从公开报道的情况来看,从业者被裁员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种类型。

  据报道,快手12月开始劝退低绩效员工。快手的绩效档次标准分为SABC四个标准,C为最低绩效标准。直接裁员公司需要支付N+1经济补偿金,因此,先从绩效打C开始。

  这一裁员类型与行业发展状况的关系并不十分密切,更主要的原因是个体能力在竞争中处于落后位置。一旦企业启动裁员计划,「落后者」就会首先被考虑。

  据报道,字节大力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都开启了裁员,11月将有近两千人被裁撤;字节跳动旗下的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裁员部分北京新房销售员工。

  在社会剧烈变迁的发展过程中,行业大板块坍塌造成的裁员和失业是不可避免的,比如教育双减政策下的教培行业。另外,一些新兴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会潜移默化的造成规模性失业,罗振宇曾在演讲中说过这样一个例子,「这几年因为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中国有多少扒手失业?光公安部门的反扒大队就得有上百万人失业。」

  由于政策调整等原因造成一些行业发展受阻,不得不裁员。这种类型的裁员一般规模较大,且比较集中,往往是最惨烈的。对于从业者而言,所在的行业没有了,换个企业并不能解决失业问题。而且,互联网行业「一窝蜂上,又一窝蜂下」的发展特点,注定了周期性、规模性的裁员可能会成为常态。

  近些年由于受到新媒体冲击,传统广播电视行业收入骤减,尽管迫于单位性质等原因并未主动进行大规模裁员,但绩效下调还是造成了大量人才流失。

  国内互联网平台的发展特点普遍是「大而全」,多业务线、多产品线齐头并进,甚至不想放过产业链条上的任何一个环节。

  随着探索的不断深入,平台对自身擅长领域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发展战略调整带来的组织机构调整也是必然的。

  根据新浪科技的相关报道,此次裁员是爱奇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轮裁员。爱奇艺研究院、爱奇艺游戏中心等部门几乎全员被裁,短视频产品随刻会和其他产品合并,只有40%的人可以留下。独立的爱奇艺智能(有VR等产品)也有裁员比例,只是相对于花钱部门来说比较低。

  这些信息都清晰的显示出了爱奇艺发展战略调整的决心和方向。部分被裁员工也认为此举对爱奇艺并非坏事,爱奇艺正好可以以此为契机进行调整,考虑未来的发展。

  受疫情影响,影视剧组开工不足,电影院上座率偏低,也会有不少文娱行业从业者因此而失业或待业。

  可见,导致裁员或失业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而其背后折射出的行业发展态势更值得关注。

  在行业规律和发展环境的双重支配下,此次集中大规模的裁员,可以说是互联网文娱平台发展到这一阶段后的必然产物,之后平台的发展方向将更加清晰。

  长视频平台连续多年的巨额亏损,已经成为行业常识。在资本充裕的时代,重金跑马圈地的做法也无可厚非。但一旦多年之后「地」还是没圈好,资本就开始变得不那么大方了。这种情况下,收缩投入是必然的选择。

  由于长视频平台不可或缺的就是内容,一旦缩减内容投入成本,则意味着用户规模的下降,可能形成恶性循环。因此,收缩投入只能先从其他角度入手,而人力成本是最直接的、最快速的选择。

  在2021年三季度财报发布当天电话会议上,快手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程一笑曾表示,快手对降本增效一直抱持着很大的决心,并已从三季度开始付诸行动。

  据新浪科技的报道,爱奇艺此次裁员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加快盈利步伐,聚焦内容,技术,精细化成本管理,结构扁平化。此次裁员中,中层(总监级别)被裁的比较多,另外还有司龄比较长、年龄比较大、薪水比较高的员工,多在被裁之列。爱奇艺预算收缩,花钱为主的部门比如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裁员比例都在30%以上,最多的能到50%。

  目前,还不知道此次裁员能给平台减少多少成本投入?是否会对内容生产等主业造成影响?如果裁员之后的成本控制并不明显,长视频平台又该如何应对呢?希望这次裁员不是长视频平台发展的「拐点」。

  据报道,字节跳动内部在进行组织和战略复盘,认为确实存在业务和组织臃肿问题,强调业务创新和提升管理,淡化短期目标,争取长期突破。

  本地生活、教育培训……字节跳动涉及了各种各样的业务线,初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希望「大力出奇迹」,一举占领细分市场,成为新的「头部」,行业称之为字节跳动的「App工厂」模式。

  当环境和政策发生改变,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开始显现,聚焦主营主业,聚焦擅长的领域,成了必然的选择。

  随刻APP一直被视作爱奇艺对抗短视频冲击的主要「武器」,但据报道此次裁员后,随刻会和其他产品合并,只有40%的人可以留下。这是否意味着长视频平台放弃对短视频业务的执念?目前还不确定,但业务更加聚焦的趋势确是十分明显的。

  对于互联网平台而言,裁员不是目的,收缩成本,确保安全「过冬」;聚焦强势业务,确保优势地位,这些才是初衷。

  据报道,此次裁员浪潮中,试用期员工与应届生是重灾区,部分企业中没有熬过试用期的员工,几乎都在裁员名单里。初入职场,就体验到了裁员的残酷,对这部分年轻人而言,成长的过程有些沉重。

  另一类被裁员较多的是中层(总监级别),或者司龄比较长、年龄比较大、薪水比较高的员工。例如根据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爆料,快手此次裁员范围不仅包括基层员工,部分年龄超过35岁、非技术岗位的高管团队也被裁员,其中不少人的年薪达到百万级别。

  这部分从业者普遍正在步入「中年」,是人生中压力最大的一段时期,突然被裁员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传统广播电视逐渐式微的这些年,不少广播电视从业者已经人到中年,无论是学习能力还是职业转换能力都已经大幅下降,就像是「温水煮青蛙」,当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没有能力离开了,只能忍受着低绩效和对未来的低期待。

  在这样一个不确定性时代,无论是职场新人,还是经验老道的中层,职业的「诺亚方舟」都不存在。不能奢望企业的怜悯,也不能祈求命运的善待,能够依靠的只能是自身对于未来的预判力和快速切换赛道的能力。

  刚入职场的年轻人,被裁员与个人的能力并不直接相关。1号真心希望,那些怀揣梦想而来却带着失望而去的年轻人,完全不用因一次坎坷的职场经历而进行自我PUA。你们大可以迅速根据自身专长选择发展状况良好的其他平台或相近的行业。

  对于被裁员的中层从业者,恐怕也不能将其归因为个人能力。当行业本身处于式微的收缩状态时,企业基于自身的「成本理性」而选择与中年人「割袍断义」,看似残酷,但又是血淋淋的竞择法则。只是,对于中年从业者而言,需要背负的不仅是职场的再就业压力,还有来自周遭家庭与生活的艰辛。

  但既然35岁依旧是一个横亘在互联网、文娱等行业的年龄魔咒,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做好未雨绸缪的准备,只有不断更新自身能力边界,与时俱进,才能处于一个相对的安全区。

  无论有没有职场里的「诺亚方舟」,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为寻找自己人生的确定性付诸百分之百的努力。

  大裁员,无论对于企业还是对于个人而言,都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那就是过去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新的时代已经来临。

  对于企业而言,下一个增长点是什么?在哪些领域重点发力?需要根据发展战略不断调整聚焦。

  对于个人而言,下一份工作或事业是什么?怎样的能力储备才能应对?需要不断学习和提升。手机报码资料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